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体育新闻 > 足球报社 劲球网

足球报社 劲球网

2020-01-08 07:05

足球报社 劲球网

特约记者筱曦报道 相比于外教为主的中超赛场,韩国K联赛赛场本土教练生存状况如何呢?而在国字号的队伍中,又有多少是外来的和尚呢?为何韩国男、女足国家队的主帅,韩国足协选择的都是外教呢?

2019年对于韩国国字号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年,这一年男子层面韩国的成年A队在亚洲杯遭遇“滑铁卢”,而世预赛层面也面临了极大的困难。相反的是这一年韩国的国字号却硕果累累:韩国U-20男足杀入了波兰U-20世界杯的决赛,破天荒拿到亚军;而10月在巴西的U-17世界杯上,韩国U-17男足又险些挺入四强。

而这两项FIFA旗下的国际大赛,韩国都拿到了亚洲最好的成绩。有意思的是,出成绩的都是本土教练,而没有出成绩的却是唯一的外教葡萄牙人保罗·本托。那么对于这样的问题,韩国足协是如何看待的呢?

韩国足协有一个专门的国字号选帅机构,叫做韩国足协国家代表战略强化委员会。他们每个月都会在足协出具一份“技术报告”,报告主要分析当今世界主流联赛或国际大赛中一些球队的技战术打法经验,从而确立自己的未来发展方向。

足球报社 劲球网

保罗·本托(韩国足协官网)

因此韩国足协目前选择的国字号主帅,清一色都是按照韩国足协既定战术哲学下的选择,韩国足协认为青少年时期是本土教练打磨风格和训练球员技战术素养的时期,而到了成年队,已经成形的球员不需要再雕琢,他们只是需要先进的理念和战术。由于很多球员前往欧洲踢球,因此选择一位优秀的外籍主帅来进行技战术提升,其实也能比本土教练更让人“服众”,毕竟韩国不是“足球先进国”。

女足现状和男足一样,但比韩国男子国字号成绩来看,女足较为惨淡。因此对于成年韩国女队来说,选择一名洋帅在技战术层面提升实力是当务之急,这种情况下,最终柯林·贝尔入主韩国女足,成为韩国女足第一位外教。青少年女足的主帅们需要改变的是观念,是理念,成年女足外教到来后的技战术改变就是这些教练员们学习的最好模板。

随着郑正溶教练“功成身退”前往俱乐部执教,截止到目前,韩国男子国字号主帅共有四人,其中除了保罗·本托外,其余三人全是本土教练。而韩国女子国字号同样如此,柯林·贝尔一人,其余两人全为本土教练,其中许政材兼任韩国U-20和U-14的主帅。

韩国足协建立起了“青少年队本土教练打磨基础,成年队外教提升战术”的国字号培养机制,这就是他们目前对于国字号的真实态度。当然,所有教练都需要用成绩说话,只不过相对于俱乐部来说,国字号教练的成绩目标更长期一些,而不是短期。

足球报社 劲球网

郑正溶率领韩国获得世青赛亚军(via 韩国足协官网)

2019年K1联赛开赛前,本土主帅和洋帅的数量是7:3,而赛季结束后,这个数字变为8:2,如果不是末轮浦项击败蔚山帮助全北夺冠,恐怕这个数量将变为9:1。

对于外教来说,K联赛是难以完全征服的土壤吗?并不是,早期的葡萄牙人温加达,巴西人法里亚斯都曾征服过这里,其中法里亚斯在浦项实现了“大满贯”,拿下了亚冠、联赛、足协杯和当年的联赛杯冠军。而2019赛季的莫雷斯,成为了第三位征服K联赛的外籍主帅。那么为何韩国K联赛不像中超和日本J1联赛那样大批聘请洋帅呢?

很多人主观性认为韩国不聘请洋帅,是因为资金不足,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理由。首先要考虑每家俱乐部的目标不一样,这决定了他们的“选择”。全北现代的目标是打造国际型俱乐部,所以聘请洋帅莫雷斯。至于大邱FC的安德雷,他是当年FC首尔早期的外援,在韩国居住多年,早已变成了“韩国通”,能说流利韩语的他其实跟本土主帅无异。

此外,洋帅在韩国K联赛的土壤上更多是按照自己的战术哲学来排兵布阵,而不考虑韩国本土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更不懂韩国足球的“人脉文化”。因此相比于本土主帅来说,也许在争冠或保级的关键时刻可以起到反转的作用,但在新赛季一定会遭遇提前下课的命运。所以对于俱乐部和那些深喑此道的韩国足坛名宿们来说,彼此的合作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也就是为何韩国的本土主帅比洋帅要多的根本原因。

足球报社 劲球网

首尔主帅崔龙洙(via FC首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