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黑河新闻 > “黑河-布市”中俄跨境经济特区倒计时

“黑河-布市”中俄跨境经济特区倒计时

2020-03-11 16:11

俄联邦委员会高官承诺“最快方式”解决

  障碍逐一扫清,酝酿多时的“黑河-布市”中俄跨境经济特区轮廓日渐清晰。

  5月19日,在俄罗斯新闻中心举办的“俄中地区间和边境合作”记者招待会上,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司法法制问题委员会主席瓦维洛夫称:俄中双方已于去年7月17日在哈尔滨签订了建立俄中联合经济特区的意向书,计划在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以下简称“布市”)与中国黑河市共建“生产型的经济特区”。目前,俄罗斯方面针对该计划的“各项筹备工作正在进行中”。

  瓦维洛夫表示,此前由于俄罗斯方面缺少相关的经济特区法律,一度拖延了上述共建计划。为此,身为俄联邦司法部门的高级官员,瓦维洛夫承诺,“会以最快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业内人士分析,上述俄联邦高官的表态“值得期待”,因为就在2005年年底,俄罗斯联邦政府公布了首批获准建设的6个经济特区名单。这标志着早在2005年7月22日启动的俄罗斯联邦《经济特区法》终成正果。《特区经济法》会进一步推进俄罗斯在外贝加尔和远东地区的发展,同时也将给该地区的中俄经贸合作创造前所未有的利好。

  “桥头特区”

  据俄罗斯新闻中心提供的书面材料称,1995年6月26日,俄中两国政府达成协议,计划在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与中国的黑河之间,建设跨阿穆尔河(即中方所称的“黑龙江”)边境大桥;1999年6月2日,俄中两国协议在布市和黑河建立互市贸易区(同时达成协议的还有外贝加尔-满洲里、波格拉尼奇内-绥芬河互市贸易区)。

  后来,阿穆尔州政府提出另一个倡议--在布拉戈维申斯克与黑河建立生产型的经济特区。特区由两个被围挡起来的区域组成,一边在俄罗斯境内,另一边在中国境内,中间隔着阿穆尔河(即黑龙江),跨阿穆尔河大桥和其他必要的交通线将两岸连接起来。俄方在布市附近的卡尼库尔甘村拿出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国在对岸的黑河划拨出一片土地。

  大桥连接着的俄中两块地区,是统一的空间,实行自由的特殊经济制度。规定十分优惠的税收、海关和管理制度。

  在经济特区的俄罗斯部分,打算建立先进的生产企业,如,阿穆尔科学研究所、国立阿穆尔大学、阿穆尔能源公司、全俄大豆科学研究所开发的项目等。同时,阿穆尔州政府还计划与能够提供创新高科技项目的外国大投资者合作。

  “联合经济区要涉及很多俄中企业,这些工程对于实现两国领导人所制定的经济目标,会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瓦维洛夫评价说。

  但在中国方面,这个中俄联合经济特区一直被习惯称为“桥头特区”(或简称“桥头区”)。中方规划的范围位于黑河市东南约7.5公里的长发村,以黑龙江大桥为轴线沿江展开,规划面积9.88平方公里,规划期限至2020年。

  桥头区通过城市总体规划道路--长发路与市区相连。分为四大板块:中俄边境自由贸易区,主要承载加工、贸易、资源开发等功能;黑河国际物流城,是服务于中俄国际贸易的物流配送区;国际会议中心,主要承载会议、论坛、商务服务等功能;俄罗斯城,包括俄罗斯风情街和国际人文社区两大组成部分。

  “桥头区肯定要建。”黑河市建设局姜局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目前中俄两国正在为此事的细化进行衔接,“中国这边都没问题了,都批复了,就等俄方了。”姜还告诉记者,他们针对桥头区建设的招商手册,刚刚印发完毕。

  十年期待

  曾参与过上述提议论证的中国专家--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所所长宋魁说,中俄桥头特区“主要是依托跨黑龙江大桥。” 大桥的建成与否,是“桥头特区”能否落地的关键。但众所周知,这个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曾动议的跨黑龙江大桥筹建计划,一直是中俄边民10年间漫长的期待。

  相关资料显示,1987年,“一船西瓜换化肥”打开了中苏贸易关系的大门。但在两岸边贸日渐红火的同时,“通道”瓶颈日益突出。由于黑龙江春秋两季每年要有110天的流冰期,致使两岸货物积压、人员滞留问题严重。

  为此,当时的黑河行署在1988年7月首先提出建设跨黑龙江大桥的建议。这与俄罗斯阿穆尔州执委会不谋而合。黑河方面当时还专门成立了“黑龙江大桥筹建领导小组”和“黑龙江大桥办”。此后,围绕着大桥建设,两岸会谈不断。

  1990年10月底,国家计委、交通部、外交部、经贸委等8部委赴黑河考察。次年8月,国家计委批准黑龙江大桥正式立项。此后,两国高层领导人还亲自就大桥建设交换过意见。并于1995年1月签署了共建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