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黑河新闻 > “废品回收站长”的“凡尔赛”:我们这不缺的就是全国冠军丨阿拉冠军

“废品回收站长”的“凡尔赛”:我们这不缺的就是全国冠军丨阿拉冠军

2021-11-21 16:21

原标题:“废品回收站长”的“凡尔赛”:我们这不缺的就是全国冠军丨阿拉冠军

“退休的时候,身体状况不太好,心律不齐、晚上还睡不踏实。练拳三五个月之后,身体就有了明显地变化,气色变好了很多。也没想到,练着练着竟然练成了全国冠军。”

“以前工作跟体育一点不沾边,2013年那会儿身体不好,轻度脑梗,经朋友介绍慢慢接触上太极拳。打下来感觉人轻松了,也没一点病的后遗症了。”

“以前在别的地方打拳,后来搬到这里住,明显氛围不一样。老师交拳不仅专业,而且尽心尽力,一年半下来比之前三年的进步还大,整个技术都提高了一层。”

这段看似“医疗广告”式的介绍

出自于上海一支业余太极拳队

无心插柳柳成荫

他们在刚刚结束的第十四届西安全运会上

斩获了农村乡镇组四十二式太极拳竞赛套路

一等奖

这支队伍就是上海市浦东新区新场镇太极拳队

更厉害的是

同样脱胎于东育拳社的另一支队伍

航头镇太极拳队也斩获了另一组别的二等奖

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

因为他们都师从

昔日著名武术教练、“新”新场镇人孙剑狄

“全运会拿了冠军,其中的含金量,我们过来人才知道是多么艰难。比如天气最热的时候,我自己一天都要换5身衣服。”今年已经73岁的孙剑狄,现为东育拳社副理事长,负责教学、培训工作。作为场外参谋的他介绍,“由于报名条件限制,难以凑够一队最高水平的人参加全运,于是换了一波又一波,练了一次又一次。”

12名太极拳选手组成的新场镇队

(四十二式太极拳)

以最高分通过层层选拔

代表上海出战决赛阶段

并脱颖而出斩获全国冠军

但队员中年龄最大的已经69岁,最小的也要54岁,拳龄长短不一,长的有三十年的,短的刚五六年。“尽管冠军队并不能代表我们最高水平,但投入程度代表了全社的精神风貌。”

为何能把农村体育运动带到如此高的程度?

一切还得从孙剑狄的经历说起

“我出生在一个武术世家,爸爸比我名气大的多,耳融目染下我5岁就登台表演啦。”戴着黑框眼镜,说话温润儒雅,走在路上很难被人看出来,孙剑狄是一位久居乡村的武林高人。或许,这也代表了他传奇的人生。

12岁时就在上海武术比赛中崭露头角,加入上海武术专业队,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成员。好景不长,武术专业队经历一段时期的编制压缩调整,孙剑狄又转业成了汽车配件厂的工人。在那里,喜欢钻研的他当上了厂化油器试验室主任。

不过他对太极拳的研究和练习一天都没有停过。后来,他跳出了配件厂,来到上海师范大学体育系专门教太极拳,之后又借调到上海市工人武术队、上海市武术队担任教练。直至退休,他跟着多病的夫人回到她的家乡新场镇定居。

“爱人今年75岁了,有高血压、中风过,然后因为胃部不舒服,人瘦到只有七十几斤。”伉俪情深的孙教练,没有因为生活的跌宕起伏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2016年东育拳社正式创设。老孙告诉我们,刚学拳的学员中,喜欢太极拳的只占1/3,为自己身体来的1/3,剩下就是想找一点乐趣消耗时间,这都是很正常的。“原先很多人身上有大病,看到他们的身体精神面貌逐渐变好,苦点累点都不觉是难。所以大家都叫我废品回收站长,我也很乐意。”

孙剑狄免费教学,还钻研出了节拍新教学法。“武术早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的老师们一个个都是武术泰斗,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

“我的理念就是简约,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简单的东西公式化。”不同于一套又一套反复训练,孙剑狄采用了分段教学。现场用一个音乐节拍器,滴滴答答四节拍中,分解每一个动作。

采访时是早上7点,记者还发现,除了数百名太极拳爱好者训练外,也有不少的孩童,他们在现场感染下不由自主地“舞枪弄棒”。“我们也有开授公益亲子班,重点教授武术礼仪。因为疫情关系目前还在停课,好多家长还在问何时恢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东育拳社拿全国冠军的就有20多人,教练班子中四人是大学老师。“这配置在上海都很难找,全国冠军不一定从大学毕业,大学毕业的不一定能拿到全国冠军。”

孙剑狄珍惜团队的荣誉,但同时又淡忘自己的荣誉。“其实对于我来说,金牌拿多了也就麻木了。我已经73岁了,还能教授多长时间呢。”不过,老孙经常勉励队员:“刘国梁说国乒队最不缺的是世界冠军,我们这里最不缺的是全国冠军。夺冠并不代表你们多优秀,要把太极拳练好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