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追忆六院历史 :旧中国航空科研已艰难起步

追忆六院历史 :旧中国航空科研已艰难起步

2020-03-06 19:05

航空工业是高新技术产业,科学技术研究是航空工业的原动力,并对其发展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航空工业的产品——飞机、发动机、机载设备和武器系统,是现代科学技术的结晶。航空科学技术研究所达到的水平,是一个国家科学技术和工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当代世界航空领域产品水平的飞跃发展与商业竞争,归根到底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世界工业发达国家无不以高端人才和庞大资金投向航空高新技术领域的科学研究,以抢占技术上的优势和经济上的巨额效益。中国的航空科研是在极其微弱的基础上艰难起步的。

在旧中国,有一批像冯如、王助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抱着航空救国的理想从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学成回国,投身到中国的航空事业之中。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为了围剿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抗战时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在财力有限的条件下,也曾建设过空军和航空工业;除购买飞机,接受苏联、美国的空军援助外,也曾设立过航空科研机构。

【抗战时期的苏联援华航空队】

【抗战时期的苏联援华航空队】

【抗战时期美国志愿飞虎队】

【抗战时期美国志愿飞虎队】

在新中国成立前,中国航空工业的早期发展走的是仿制、装配、生产的道路,后来才开始建立科研机构,而且十分弱小。国民政府时期曾有过下述航空科研机构:一是隶属于航空委员会的航空研究院;二是清华大学建立的航空研究所;三是建设了一些小型风洞。

1939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两周年之际,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航空研究所在成都成立,由航委会副主任、空军副司令黄光锐兼任所长,王助任副所长,为研究所的实际负责人。

【风华正茂的王助】

【风华正茂的王助】

王助(1893—965),字禹明,1893年8月10日生于北京。1909年8月,他被当时的清政府筹办海军大臣载洵、萨镇冰选中,在他们出洋考察时被派往英国留学。后又受北洋政府海军部的派遣转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学习。1916年6月,获航空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到刚刚成立的波音公司就任总工程师,主持设计一新型C型机,被美国海军订购50架,收入总金额达575000美元,为波音公司掘得第一桶金。1917年底,王助怀着航空救国的抱负辞去波音总工程师职务回国,投身中国航空工业建设。1918年2月,在福建马尾海军船政局内创办我国第一个正规飞机制造厂——海军飞机工程处,巴玉澡任处长,王助为副处长。1919年8月,海军飞机工程处研制出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甲型1号初级教练机。后来,王助又主持设计制造了“江鸿”号水上教练兼侦察机。1934年,王助任中美合资的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第一任监理。

航空研究所成立的初衷是设想利用国内资源,解决中国空军当时为抗战所需飞机器材的补充问题。所以,航空研究所成立之初的业务部门设器材、飞机、空气动力3个组。王助兼任飞机组组长。在王助的领导下,先后研制以竹为原料的层板蒙皮和层板副油箱,研制出的木结构代替钢结构的飞机及蒙布、油漆、涂料等,解决了中国空军航空器材的急需问题。

1941年8月,中国航空研究所扩建为中国航空研究院,王助任副院长,为实际负责人。航空研究院设器材系和理工系,王助兼理工系主任。理工系分空气动力、结构、飞机设计、试飞、发动机5个组,还设有飞机试造厂和飞机工厂。

【伏案工作的王助】

【伏案工作的王助】

王助除主持院的全面工作外,还充分发挥自己在飞机设计方面的才华与经验,亲自参加飞机设计工作。在他的领导下,航空研究院先后研制了4种飞机:研教-1型教练机,是一架双翼机,木质结构,蒙皮机翼,成功进行了试飞,性能符合要求;研教-2型教练机,是一架单翼机,竹木复合结构,层板蒙皮,经试飞,性能符合要求,移交工厂生产;研教-3型教练机,也是一架单翼机,但采用王助潜心研究的V字型尾翼,布局新颖;研运-1滑翔运输机,是一架无动力以隐蔽方式进入敌后的滑翔运输机,可运送30名全副武装的伞兵及正副驾驶员2名,亦可用于运货。该机结构尤为独特,除起落架、仪表及操纵部分外,全部采用竹木复合结构,这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创举。可惜的是,这架巨型滑翔运输机于1946年初才制成,抗战已经结束,航空研究院的工作不受重视,飞机的研制难以为继。王助辞去航空研究院副院长职务,到中国航空公司任职去了。

【旧中国航空研究院研制的研教-2型教练机】

【旧中国航空研究院研制的研教-2型教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