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中国经济当前的短板是什么

中国经济当前的短板是什么

2022-01-04 08:13

张斌/口述   刘玉海/访问&整理

过去20年,中国的宏观经济有太多变化:在第一个十年,经济是如此火爆——无论是用电量、物价,还是投资、出口、税收、信贷、经济增速,轮番上涨,经济是否过热,成为宏观经济学者的季度必答题;但进入2010年代,中国经济告别了高速增长时代,进入了经济新常态。

何以如此?

从2014年左右开始,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张斌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把观察到的中国宏观经济现象、数据,与国际经济比较之后,最终张斌得出了结论:2010-2012年前后,中国经济越过工业化峰值,开始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因此,张斌对中国宏观经济的观点也发生了很大改变:此前,他是4万亿刺激政策及其后遗症的最早批评者之一,主张宏观政策“能紧就不要松”;但2015年后,他偏向于支持扩张性政策——“紧的政策要非常谨慎”。

近期,他将这个思考了七八年,不断纠错、不断调整后的观点,凝结扩展为一部著作:《从制造到服务:结构转型期的宏观经济学》。

日前,围绕中国宏观经济从制造向服务转型这个话题,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了张斌。他主要谈了三个话题:第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事实是什么?怎么去理解?第二,转型过程中遇到的真正短板在哪儿?怎么解决?为什么很多改革在实际过程中行不通?怎么样去迂回地做一些政策调整?第三,跟短期宏观经济管理有关的流行的偏见,及政策建议。

以下是张斌口述——

中国已经在2010-2012年间达到工业化巅峰

将2010-2012年作为时间节点,对比前后两个十年,很多重要的宏观经济数据出现了转折性变化,经济运行经历了拐点。

比如经济增速: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前,节节攀升(除2008年金融危机阶段有点反复);2012年之后,告别了高速增长。

GDP增速背后,从产业角度看,2010年之前的大部分时间,我国工业部门增长快于服务业部门;2012年后,工业部门再也没有快过服务业。从需求方的角度,同样能看到转折性变化。最突出的是,在第一个十年,投资率节节攀升,消费率下降;但2012年之后,投资率下降,消费率上升。

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外部失衡的变化:金融危机之前,国际上最热门的话题是人民币升值和全球失衡——重点就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太大;但最近十年,贸易失衡状况持续下降,今天中国经常项目余额在GDP占比已经非常低。

21世纪第一个十年,特别是2003年以后,经济很容易过热,当时经济政策最主要任务就是防止过热;但最近这5-10年,经济很容易偏冷。

宏观经济现象都是密切联系的,不同现象是一个整体不同侧面的表现,背后应该有一个共同的线索。这些转折性变化背后的线索是什么?

2010-2012年,中国人均GDP大概8000国际元左右(按购买力平价算,更真实反映生产、支出能力)。其实,国际上高收入国家在类似发展阶段,也不同程度地出现经济增速下降、服务业增长比工业更快,以及投资率下降、消费率上升、出口增速放缓等现象。从观察的事实可以看到,我国正在经历从制造到服务的经济结构转型。这个转型,其他高收入国家在类似发展阶段也都经历过。

当然,这是很抽象的一个回答,要更具体去谈,它是一个连锁反应,起点是消费升级。

消费升级引发连锁反应

人们获得收入,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收入增长过程也是居民消费升级的过程。

消费升级的内容是什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主要是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之后经济发展重心开始转移到工业部门,消费升级的内容也开始转向工业品——先是各种小商品、小家电,再往后是更复杂的工业品。

到2010年前后,消费的内容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这之前,家庭消费增长最快的是家用设备——家电、硬件、交通通讯,也包括衣着,消费支出增速垫底的是医疗保健、教育、娱乐、文化;最近这十年,过去垫底的消费类别都冲到最顶上,过去顶上的多数到了底下——医疗保健增速排第一,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排第二,居住类支出也在增长(很大程度上,居住类支出买的也是服务:孩子的学区、交通便捷度和居住环境),而家电、衣着、食品支出增速都是垫底的。总之,服务类支出成为消费升级最重要的内容。

这是最原始、最底层的力量,它会改变很多东西。

第一个连锁反应:产业结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