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观热点|安阳和武汉两起“养犬纠纷”:解决“身边事”还缺什么?

观热点|安阳和武汉两起“养犬纠纷”:解决“身边事”还缺什么?

2021-11-25 07:02

 

 

repeat

 

  最近,河南南阳和湖北武汉两起“养犬纠纷”引发全国舆论关注。

  一起是河南安阳一位八旬老人在小区遛弯时被两条大型犬咬伤事件,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维权,最终在舆论关注下有了处理结果。新华社11月23日报道, 23日晚,河南安阳通报了对涉“狗咬人”事件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处理决定。四个相关单位作出深刻检查,其中,给予事件当事人安阳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正科级稽查专员王新刚党内严重警告、撤职处分,并调离执法岗位。

观热点|安阳和武汉两起“养犬纠纷”:解决“身边事”还缺什么?

  一起是湖北武汉女子卢某林以命和遛狗人抗争一事。因长期被养狗人挑衅辱骂甚至被打,11月13日凌晨,家住武汉洪山区金地圣爱米伦小区的35岁女子卢某林从32楼跳楼身亡。11月23日,据海报新闻客户端报道,狮子山街派出所回应:警方以卢某林被寻衅滋事受理了该案件。

  两起养犬纠纷,都是百姓身边事,事情的经过都不复杂,但遗憾的是,维权过程十分艰难。

  河南安阳八旬老人被狗咬伤后,受害者家属人采取了一系列维权措施,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到过小区所在的中华路鑫泰社区居民委员会、城市养犬的主责部门城市管理局、安阳市公安部门、安阳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安阳市信访局、安阳市纪委监委,并向河南电视台相关栏目求助。为了合法维权,耿女士家人还聘请了律师。但有关部门相互“踢皮球”,家人报警,公安部门称狗咬人属于民事纠纷,让去找城市管理局;城市管理局则先称大型犬不属于城管负责、也不会办证,后期却又拿出了狗证。

  湖北武汉女子卢某林以命和遛狗人抗争一事,如何处理,还处在等待过程中。11月23日,卢某林家属告诉媒体记者,目前亲友们已去警局做了笔录。但此前家人们曾来到狮子山派出所报案,警方表示无他杀痕迹,不予立案。卢某林也曾向物业反映该情况,但没有效果。11月12日,卢某林在小区微信群表示要“以死抗争”,次日便自杀身亡。

  “想用命和不牵狗绳的人抗争”看起来很难让人理解,但在卢某林的姐姐小阳看来,这是妹妹无可奈何的选择。早些年,卢某林曾因为小区旁工地施工噪声问题找过城管等单位投诉,但毫无结果。“所以我也不再打这类投诉电话了。”卢某林在小区微信群里说。

  从“养犬纠纷”来看,两位“被狗伤害”的人,都有找过相关部门和单位反映过情况的经历,但因为无人搭理而心灰意冷,卢某林更因解决无望而走上绝路

观热点|安阳和武汉两起“养犬纠纷”:解决“身边事”还缺什么?

  “居民身边事”不能及时解决,说明重视程度不够。“养犬纠纷”是居民的身边事,往往被忽略成小事,这是 “无人搭理”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卢某林,一个孱弱的女性,“拿命和不牵狗绳的人抗争”,对她来说,其实已经是她最大的事。大多数人不会像卢某林这样决绝地以命抗争,但是我们必须改变“身边事是小事”的这种认识。

  事实上,像小区“养犬纠纷”这种身边事,因为萦绕在身边,人们常常为之烦恼,情绪也受之影响,严重影响日常生活,是事关公众幸福感的大事。有的人天生对狗有恐惧心理,狗患不解,容易产生较重的心理问题。而且狂犬病具有高病死率,所以“人狗”纠纷,是事关群众生命安全的大事。

  “居民身边事”不能及时解决,说明有些部门缺乏以人民为中心的意识,工作作风散漫,没有起码的担当。群众因为被狗和狗主人伤害,无奈找到有关部门反映,有关部门却相互推诿,这直接反映出责任意识和服务淡漠。11月23日下午,河南安阳市党员干部“转作风、提效能”警示教育整顿大会召开,认为“狗伤老人”事件暴露出安阳市一些单位、干部还存在立场不稳、作风不实、能力不足的问题,本质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反思深刻,但关键是要落实到行动中。

  解决“居民身边的烦恼”,需要社区治理制度化,办法更管用。今年5月,新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明确规定:单位和个人携带犬只出户的,应按规定佩戴犬牌并采取系犬绳等措施。但是,谁来执法,违法如何惩治,都需要相关部门一一落实到位。

  在更多时候,“养犬纠纷”可以通过调解化于萌芽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这种调解功能,可以在社区管理中发挥重要作用。社区自身的调解功能更需要不断健全。除了“养犬纠纷”,像小孩打架、楼上楼下漏水等纠纷,都需要完善的社区管理规章制度和纠纷处理机制,街道办、居委会、物业公司等各方要互动协商,及时处置,化解矛盾于萌芽。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