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际快讯 > 欧洲将如何解决难民危机?

欧洲将如何解决难民危机?

2021-06-08 20:29

  “2015年,来自叙利亚、厄立特里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地的100多万移民与难民从陆上和海上来到欧盟国家,其中3600多人死亡或失踪。”国际移民组织的报告揭示了欧洲难民危机的残酷。的确,整个2015年充斥欧洲媒体的主要新闻之一就是欧洲的难民潮,从马其顿到匈牙利,再到英法隧道,难民与警察冲突、对峙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欧洲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

  危机根源:外患源于内忧

  何以至此?从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到难民危机,所有危机都暴露出欧洲一体化的漏洞。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指出:“自从2005年法国和荷兰投票否决了《欧盟宪法条约》以来,亲欧派的表现就像那个用手指堵住堤坝的神奇小男孩,他们一直在捍卫这令人不满又无法维持的现状:有共同货币,却没有财政部的支持;有共同边界,却没有统一的移民政策;技术官僚制定的外交政策与国家权力的源头背道而驰。”

  由于人口出生率低,缺乏劳动力,欧洲各国对待移民问题,长期以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难民危机爆发的远因。贫富差距、逃离战火是非法移民大量涌入欧洲的直接原因。近年来欧盟热衷输出软实力,跟着美国醉心于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使得叙利亚内战不止,难民涌入欧洲,可谓自作孽。

  更大的考验超越欧洲一体化本身,而且上溯到近代以来欧洲引以为豪的价值观。难民危机考验欧洲核心价值观———自由、平等、博爱。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欧盟的《申根协定》便利了劳动力自由流动,也方便了移民与难民,而难民无法遣返,寻求政治避难很难拒绝,这是政治正确性问题。消化不了也不能拒之门外。

  应对措施:堵与疏并举

  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峰会一个接一个,不断推出各种措施加以应对。

  一是难民摊派。起初,欧盟救急的举措是难民摊派,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制定出16万难民配额,但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表示反对,重申其反对欧盟为成员国设置接收难民配额的做法。债务危机爆发后,相互扯皮的现象在欧盟内愈发显著。有福同享而有难不同当,成为外界笑话欧盟的把柄。

  二是加强边境和移民管理。日前,法、德内政部长联名致信欧委会,主张控制移民大量涌入欧洲。信中主要提出以下设想:(1)欧盟边境管理局应配备独立反应部队,可随时调遣;(2)赋予欧盟边境管理局边防人员查看欧盟指纹库、国际刑警组织以及成员国数据库相关信息的权限;(3)在第三国和欧盟批准前提下,欧盟边防人员在第三国境内采取行动的可能性;(4)为使边境管控更加有效,相关数据库应实现互联互通,并定期查询;(5)改革《申根边境法》;(6)提高难民营登记、筛查、安置难民的效率,避免拖延时间过长。

  三是加强对中东地区经济援助。难民危机的转折点是叙利亚小男孩艾兰的尸体被冲上土耳其海岸的照片传遍全球,这给普通人的冲击与震撼似乎比任何政客的呼吁更有效。土耳其角色凸显。欧盟重启土耳其入盟谈判,召开欧土峰会,欧盟向土提供30亿欧元援助,帮助其妥善安置境内220万叙利亚难民,防止其进入欧盟国家。欧盟信托基金将向150万叙利亚难民及黎巴嫩、土耳其、约旦、伊拉克等难民所在国提供3.5亿欧元紧急援助,用以改善难民聚集区的教育、医疗、饮水等设施,提升当地社会融合度,增加经济发展机会,试图堵住难民源头。

  四是其他措施。比如,共享航班乘客信息,采用“旅客姓名登记制度”,将共享成员国之间以及飞往欧盟之外国家航班的旅客信息。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2015年底最后一次欧盟峰会期间表示,当前关于如何应对难民危机的战略已基本成型,但如何落实转移、安置和遣返等难点问题尚未确定。2016年2月欧盟峰会之前,理事会将向各成员国就此提交一份具体的谈判文本。

  危机影响:欧盟面临“消亡”

  如果说乌克兰危机考验欧洲一体化的起点———和平与和解,债务危机考验一体化成就———团结就是力量,难民危机直接考验欧洲的良心———欧洲如何防止难民冒着生命危险涌入欧盟国家,惨死在路上,形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根据欧盟的规定,也就是所谓的都柏林协议,难民应该在入境欧盟的第一个成员国申请政治庇护。许多难民冒着生命危险,不惜千辛万苦抵达了欧盟,但他们并不想在所谓第一个入境的国家,例如希腊、意大利或是匈牙利等国申请难民,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德国或是北欧的一些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