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际快讯 > 朱斌:貝寧歸來奔武漢醫者仁術映初心

朱斌:貝寧歸來奔武漢醫者仁術映初心

2020-05-19 22:44

今年38歲的朱斌,在行醫的道路上已整整行走了14個年頭。“曾經,習得一手好醫術是我的夢想,而今,用醫術幫助更多人、繼承和發揚中醫文化則是我的追求。”朱斌說。

朱斌是石嘴山市中醫醫院心血管內科的副主任醫師。2007年大學畢業后,他在醫院通過學習實踐,不斷充實知識儲備,醫術備受患者認可。經多年細心揣摩、總結分析,朱斌主筆撰寫科研文章20余篇,主持中國民族醫藥協會科研1項。

主動請纓加入援貝寧醫療隊

在一次與參加援助貝寧醫療工作的同事交流中,朱斌了解到貝寧民眾習慣用頭部頂重物,加之氣候濕熱,頸椎病、慢性腰腿疼等病症在當地發病率極高,這激起了他前往貝寧救治患者的決心:“這些慢性疾病很適合中醫診療,我認為中醫在貝寧大有可為。”

2018年11月,朱斌主動請纓加入中國寧夏第23批援貝寧醫療隊,前往貝寧開展醫療援助任務。

雖然出發前對當地情況做了許多了解,但到達貝寧后,現實仍然讓朱斌皺起了眉頭:這裡終年氣溫35攝氏度、悶熱如影隨形,停電停水是家常便飯,語言不通的孤獨感與日俱增﹔因為生活環境濕熱,當地蚊虫極多,瘧疾橫行。初到貝寧不久,一位醫療隊員就患上了瘧疾。

除了克服對環境的各種不適,朱斌還要面對工作方面的挑戰:受援醫院安排的診療區不足6平方米,隻有1張小床和1把椅子,除此之外診室醫療設備“一窮二白”,朱斌從國內帶來的銀針、火罐、TDP烤燈等用具成了唯一的裝備。

條件簡陋尚可克服,最讓朱斌感到氣餒的,還是病患的不信任。“這裡的居民對中醫並不了解,得知治病需要用長針刺入身體,本能地感到恐懼,幾乎沒人願意嘗試來我這裡看病。”從國內的“門庭若市”到國外的“門可羅雀”,經受著巨大心理落差的朱斌不止一次懷疑過,當初走出國門的決定是否正確。

如何轉變現狀,讓病人相信中醫的療效呢?朱斌將目光鎖定在了康復科內久治無效的病人身上。他選擇了幾位腰肩部疼痛的病人,提出為大家免費診治,並保証在短期內就有效果。

為了打消病人的恐懼心理,朱斌決定拿自己做示范。他熟練地把一根根銀針刺入自己的穴位,通過翻譯不厭其煩地向當地群眾講解穴位和身體機能的關系,願意嘗試中醫療法的患者慢慢增多了。

日復一日,經過反復講解中醫知識,加之治愈患者的口口相傳,針刺、拔罐、烤燈等治療方法逐漸得到了當地居民的認可,中醫在貝寧的局面終於一點點打開了。

隨著病人逐漸增多,中醫治療效果在當地進一步凸顯。通過多次與中國駐貝寧大使館及受援醫院溝通交涉,受援醫院最終同意為朱斌配備了專門的診室。2019年3月7日,貝寧首家中醫診室正式開業,20余平方米的空間裡配備了2張床、3把椅子,從最初一次可治療1位病人到后來可以同時治療5名病人,朱斌的努力在一步步發揮效果。

因為療效好,成本低,診室迅速積累起口碑,成為貝寧最受歡迎的明星科室,病人最多時早晨門診量突破30人次。許多當地政府官員及其他國家患者也慕名前來就診。

在貝寧播撒中醫的種子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醫療援助,不僅要診治大量的患者,更要將先進的診治理念及技術傳授給當地醫生,留下一支帶不走的團隊。為了幫助當地醫療事業發展、傳播中醫文化,朱斌決定向當地醫師李娥娜傳授中醫知識,培養當地中醫醫療人員。

在前期實踐的基礎上,朱斌整理了貝寧多發病及常見病的中醫治療規范,並翻譯成法語,讓李娥娜熟讀默誦。半年后,他又向中國駐貝寧大使館積極推薦,將李娥娜送往山西國家中醫培訓中心接受3個月的規范培訓。

經過朱斌的教授和帶動,8個月后,李娥娜已經能獨立開展中醫診療服務,對針灸、拔罐、走罐、刮痧等各種中醫操作手法駕輕就熟。隨后,朱斌帶著李娥娜一起走出醫院、走入居民社區進行中醫義診,向貝寧群眾展示中醫療效。

在做好醫療救治工作的同時,朱斌先后在貝寧阿波美卡拉維大學孔子學院等地舉辦了4次中醫文化講座,撰寫中醫學術文章2篇,並翻譯成法語,發表在貝寧衛生部官網及國家媒體《新視野》。他撰寫的中國醫療隊及中醫診室的故事,有多篇被中國外交部、中國商務部、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等官方網站和中央電視台等媒體發表及轉載。

遞交馳援湖北請戰書

2019年12月末從貝寧返回后,朱斌本應在家休息30天,卻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看著同事忙碌在抗疫一線,朱斌主動停止休假,參與到石嘴山市中醫醫院發熱門診工作中,並向醫院遞交了馳援湖北請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