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黑河新闻网 > 国际快讯 > 从三方面解析钓鱼岛争端的实质

从三方面解析钓鱼岛争端的实质

2021-11-20 19:42

  钓鱼岛之争,从表面来看是中日双方的主权之争,其背后是资源之争。然而,究其实质,远非如此。

  其一,钓鱼岛的归属,事关中国的尊严和中华民族的统一。钓鱼岛问题不是一般的历史遗留问题,也不是一般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的问题。仅从目前来说,钓鱼岛实际带来的经济利益并不大。

  二战爆发后,中国成了抗击法西斯主义日本的主战场。1943年,当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曙光初露的时候,中美英三国首脑于1943年12月1日在开罗发表宣言。

  二战末期,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会议上美中英三国首脑联合发表一份公告。这篇公告的主要内容是声明三国在战胜纳粹德国后一起致力于战胜日本以及履行《开罗宣言》等对日本的处理方式的决定。《波茨坦公告》实质是二战后期美、英、中三国向日本劝降的一份公告。

  然而,无论是《开罗宣言》还是《波茨坦公告》,严格意义上讲,均不是法律文件,而是政治文件。其中《开罗宣言》中关于领土问题的表述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而其中归还中国领土中只明确了“东北四省”和“台澎金马”,并未明确“钓鱼岛”。

  《波茨坦公告》中仅有一句“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其中“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此处的“吾人”显然应该理解为发布公告的中、美、英三国,这样一来就为日后划分势力范围进行讨价还价做好了铺垫,也在中日之间种下一颗纷争的“种子”,打入一个“楔子”,为中日今天的纷争埋下了伏笔。

  最近,钓鱼岛之争不断升温,其事态凸显出中国大陆、日本甚至包括台湾民众在内,对国家领土问题都怀有的浓厚民族主义情绪。它不仅关系到对历史的尊重,对《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尊重,也不仅仅是一场关乎主权、渔场和潜在油气资源的争端,从二战战胜国中国的角度分析,这更是一场民族尊严之争——它分明在告诉世人,中华民族是否真正站了起来。

  钓鱼岛问题是台湾问题的一部分。钓鱼岛问题不解决,台湾问题不可能最终解决,它跟中国的统一和民族复兴大业联系在一起。所以,钓鱼岛不是“光秃秃、不长草的地方”,它维系着中华民族实现统一的情结,承载着太多太久的历史恩怨。就算一根草都不长,中国也不可能随便丢弃。

  其二,钓鱼岛之争,事关日本的“面子”,事关战后日本的大国地位问题。日本不会放弃对钓鱼岛的非法占有,这是由大和民族文化基因特征、当下发展阶段以及与其作为纯粹岛国的地理环境所决定。

  战后,日本在美国的帮助下,经过民主化改革,利用冷战格局对日本的有利条件,大力发展科技教育,使日本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腾飞,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但是,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低迷,日本人心理开始不平衡。金融危机的暴发进一步导致了全面经济萧条,其持续时间之久,下降幅度之大,均为战后之最,使日本经济发展步入极为艰难的阶段。看到邻居中国经济蒸蒸日上,不仅取代了日本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甚至有取美国而代之之势,日本人的心理愈加不平衡了。

  从日本政府敢于在7月7日这个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日的时刻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再一次侮辱中华民族的举动来看,日本是准备趁美国势力衰退,高调宣布重返亚洲之际,其利用的价值得以提升的机会,铁了心跟中国对着干了,并渴望借此机会在东亚的西太平洋地区恢复“昔日荣光”。

  钓鱼岛问题隐含着美国对中国的试探。平心而论,钓鱼岛问题上,日本的主张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是站不住脚的。这一点美国自然心知肚明。鉴于“钓鱼岛问题”还牵涉到美国私自归还“琉球群岛”的行为效力问题,所以日本为了防止中国今后将争议范围扩大到整个“冲绳群岛”(未经中国同意私相授受),所以对“钓鱼岛归属问题”一直相当敏感。

  从历史上看,钓鱼岛是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战败以后被迫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自此,台湾(连同澎、金、马、钓诸岛)被割裂出中国疆域。因此,钓鱼岛承载了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承载着大和民族的无尚“荣耀”。如果让日本放弃对钓鱼岛的非法占领,除非有其“不得不放弃”或“迫不得已”的前置事实。

  对于“迫不得已”的理解,有人说,“从近现代史看,对于日本有效的方式是先出拳头,再座谈。”此话不无道理。

  其三,钓鱼岛问题本质上是中美之间的较量。

  从军事地理学的角度来看,钓鱼群岛有其十分重要且鲜为人知的军事价值。